二0一三年中国经济瞻望:难断经济下行周期收场

来源:腾讯新闻责任编辑:种卿
2019-06-07 06:02:38

对于2013年的经济增长速度,10月份已经有多家研究机构发布了预测报告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的增长速度为8.2%,亚行为8.1%,世界银行为8.1%,中国社科院为8.2%,瑞银为7.8%,高盛为8%。主流的预测结果都认为2013年的经济增长速度比2012年高。

经济增速短期趋稳探底

2010年第四季度到2012年第三季度的中国经济增速分别为9.8%、9.7%、9.5%、9.1%、8.9%、8.1%、7.6%、7.4%,经济增速已经连续下滑了七个季度。实际上,今年第三季度的7.4%的增速也创出了近14个季度来的新低。今年前三季度经济增速为7.7%,预计全年增速也在7.7%左右,这个年度增速是13年来最低的速度。与2007年14.2%的增速相比,增速下降了6.5个百分点。因此,经济增速在此附近稳住的条件基本具备。

从季度增速来看,短期趋稳探底的迹象也比较明确,第四季度的增速可能较第三季度略有回升。理由是:第三季度以来,国家出台了一系列稳增长的政策,比如,出台了新36条的42项实施细则;出台了促进外贸稳定增长的政策措施;发改委批复了一系列基建项目;有关部门取消和调整了314项部门行政审批项目。有理由相信,这些政策措施将在一定程度上对冲掉经济下行的部分压力,甚至使经济略微回升。另外,从环比增长速度来看,2011年第四季度的环比增速为1.7%,2012年第一季度的环比增速为1.5%,因此,只要2012年第四季度的环比增速高于1.7%,2012年第四季度的同比增速就将高于7.4%,略有回升。同样,只要2013年第一季度的环比增速高于1.5%,那么2013年第一季度的同比增速仍将有一定程度的回升。从目前的态势来看,很有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。

难断经济下行周期结束

如果经济出现了这样的回升,那么它是一个短期的回升还是意味着下行周期已经结束、新一轮上升周期将开始呢?笔者觉得,做出新一轮上升周期开始的判断还为时过早。

笔者曾认为,判断此次经济下行周期是否结束要看四个信号:1、就业出现严重问题。2、政府不再强调房地产调控。3、宏观经济政策出现方向性调整,而不再是微调。货币政策从目前的偏紧转向正常,货币供应量能保持正常的增长。4、经济增长速度明显偏离潜在经济增长速度,内在下行动力减弱。对应的增长速度下降到7%以下。如果出现了这些信号,本轮下行周期离结束就不会太远了。现在来看,这个观点要修正。由于经济增长速度中的趋势项发生了明显的向下位移(潜在经济增长速度下降),因此,从经济增长速度的数据上看,很有可能好几年都观察不到经济下行周期结束。

需要说明的是,学术界的惯例是,分析发达国家的经济周期时,用的是古典型的经济周期,指的是国内生产总值等总量指标绝对值的周期;而分析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周期时,用的是增长型经济周期,指的是经济增长速度的周期。因此,讲发达国家的经济处于下行周期中,实际上是指该国经济的国内生产总值等总量指标处于下降阶段;而讲我国经济处于下行周期中,指的是增长速度处于下行周期中,但是经济还是处于增长之中的。

不会爆发“经济危机”

随着经济下行周期的持续,现在出现了一种论调,认为中国经济即将出现大型经济危机。笔者认为,中国经济短期爆发经济危机的可能性很小。这是因为:

1、中国经济内在的经济动力虽然减弱,但保持6-8%增速的动力依然存在。这些动力来自于人口质量的提升,来自于经济结构的调整,来自于技术的进步,来自于改革带来的制度创新,来自于城市化进程加速等因素。

2、中国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空间很大。政府债务与GDP的比为40%,低于安全警戒线65%。存款准备金率依然在历史高位,下调的空间很大。利率也至少还有1-2个百分点的下调空间。

3、2012年前三季度经济表现正常。经济增速在预期之中、就业形势良好、物价平稳、房价平稳、国际收支平衡、居民收入上涨,经济危机爆发前很少会有如此景象。

4、居民储蓄存款巨大。2012年9月底,住户存款将近40万亿元,这些储蓄将对中国的投资和消费形成强大的支撑,将有效抵御经济危机的发生。

5、企业债务率虽偏高,2013年一些企业可能无法偿还到期债务,但绝大多数企业债务清偿能力良好,违约现象不会大规模出现。

6、银行方面。尽管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可能没有账面上那么好,但是当前银行的盈利能力处于最好的时候,离开出现银行危机、出现信贷危机还很远。7、房地产市场当前的疲软与国家主动调控有关。如果国家调控房地产的政策撤除后,房地产市场依然疲软,这才说明问题比较严重了。2013年应该看不到如此景象。

8、外汇储备充足,短期足以应付资金外流、外资撤资。

调整经济政策促增长

本文不求面面俱到,仅提三点建议:

1、货币政策需要进一步向常态回归。笔者认为,当前经济下行已进入中后期阶段,这时候不但需要适当积极的财政政策,而且需要货币政策从偏紧转向中性,甚至略微偏松。我们可以看到,当前的财政政策确实是积极的,因此可以认为是正确的。但是,当前的货币政策仍然是偏紧的货币政策,并非中性的货币政策,并没有回归到常态。虽然降了几次存款准备金率,降了2次利率,但是存款准备金率仍然高达20%,世所罕见。虽然过去几个月央行频频通过逆回购向市场投放资金,但这种可放可收的操作不会给市场形成货币常态的中长期预期,在增加资金供应的效用上无法与降低准备金率相提并论。偏紧的货币政策造成了资金使用成本居高不下,严重吞食了其他行业的利润,尤其是制造业的利润。今年前三季度16家上市银行的净利润总和超过了包括中石油、中石化、保险巨头、券商巨头、房地产巨头等等在内的2400多家上市公司的净利润总和。上市银行的净利润上升20%左右,而其他上市公司的净利润下降了20%左右,如此大的反差,不能不引起重视。归根结底,实体经济的效益是银行效益的来源。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?因此,建议进一步降低存款准备金率、缓解资金市场的供求关系,降低实际资金使用成本,给企业尤其是制造业企业输血,反哺利润给实体经济。

2、必须最大限度地解决腐败问题,为经济平稳发展提供平稳的社会环境。目前可行的一个办法是,尽快建立新公务员收入财产申报公示制度。

3、要高度重视股市长期下跌对民众心理的负面影响。事实上,股市长期下跌培育中小股东对社会对政府的负面情绪,积累了一股巨大的负面能量。建议采取措施,加强对上市公司的监管,提高上市公司的质量,保护中小股东的利益。在上证指数2000点这个水平上,如果政策得当,股市已经具备走长期慢牛的条件。(刘熀松)

www.warmate.cn

(塔城资讯网:2019-06-07 06:02:38)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